钢琴组

想要夺回失去的东西,是不会被任何人原谅的……所以,一定不能搞错顺序啊

翡翠色的湖

今天的天气真是糟透了。
灰黑色的云层遮蔽天空,豆大的雨滴打在各色的雨伞上劈啪作响。
露西的脸色苍白,再精致的妆容也挡不住眼下的疲惫,仿佛几日得不到个好眠。她摇摇晃晃地走出公司,撑起伞转向不远处的地铁。
今天真是糟透了,露西心里想,难得有个小假期能和异地的男朋友见个面倾诉个想念放松一下,今早却得知自己负责的项目出现突发问题,
正艰难地单手从包里翻找着手机,想给男朋友打个电话解释下今天的失约,一辆车飞快地擦着路边飞驰而过,溅起了好高的积水,角度刁钻地避开了她因为翻找东西而斜撑着的伞,结结实实地给她从脸到脚淋了一遍。
我打赌刚才从我身边走过去的那对情侣看着我笑了,露西感觉熬了快12个小时的眼睛开始发酸发疼,
她快步走起来,去哪儿无所谓只要别再呆在这里,雨中的世界只有各色雨伞压在人的头上,深深地遮住了脸,看不见的表情仿佛都在嘲笑着她,让人发疯。
那是一片翡翠色的湖。
一见钟情一样想要走进去,溺毙其中。
它们多美啊,仿佛只一双眼睛就蕴含了千言万语。

阿尔吉侬

最奇怪的是,有着诚实与体贴情感的人,不会去占个没有手、脚或没有眼睛的人便宜,却会认为欺负一个弱智的人不算什么。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读后感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声称可以改造智能的科学实验在白老鼠阿尔吉侬的身上获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下一步急需进行人体实验。个性和善、学习态度积极的心智障碍者查理·高登成为最佳人选。手术成功后,查理的智商从68跃升为185,然而那些从未有过的情绪和记忆也逐渐浮现。

 

有些常识的人都会记得,眼睛的困惑有两种,也有两种起因,不是因为走出光明,就是因为走进光明所致,不论是人体的眼睛或心灵的眼睛,都是如此。

人体的眼睛看到的是日常的生活人物景物,那心灵的眼睛应该是透过表面看到本质。

人为什么会感到困惑?在事实和你的真实不同时和在接触全新的事物思想时。前者在失落痛苦中陷入怀疑,后者保持着好奇而不断探索。

光明就好像是,大人总爱对小孩说的“你长大就明白了”,是从天真无邪的小孩子变成糟糕世故的大人,这个比喻有点糟糕,这个过程不可逆也无法逃避,但也不是意味着一味地失去和痛苦,这个过程中也有收获和真实感觉到的成长和责任。

我隔了快四个月才重新回来读这本书,但是书中的一些情节,包括作者想要传达的感情和想法都还留存在我的脑子里。

如果把人按智商分级,那就是天才,凡人和傻子,三类人因知识见解和思想在不同层次上而无法互相理解,因羡慕嫉妒的感情彼此分离,又空虚寂寞得寻找着和自己相同的人相互温暖,形成了相互理解不会有人说出令人讨厌的话的圈子一样的东西,相当生动地解释了人以群分。这种圈子的界限泾渭分明牢不可破,毕竟智商先天基础或者后天努力都是不可能快速提升的,就像你不可能让一个傻子变成天才。

记得这件事的人,当他们看到别人迷茫、虚弱的眼神,他们不会任意嘲笑,而会先询问这个人的灵魂是否刚从更明亮的生命走出来,因为不适应黑暗而无法看清周遭;

“这件事”指的是“眼睛困惑的原因”,那么知道这件事的人是否也是经历过这个过程,所以才不会轻易嘲笑他人?“更明亮的生命”是指别人的想法或是经历撼动了你的心,像是烟花一样在你的夜空中炸开,给你关于美和感动的震撼,比如看了一部好的电影或者读了一本好书。

有时我很感谢自己的无知,因为无知使我保持着最大的好奇心和最新鲜的感动,可以投入自己全部的感情随着那份震撼人心的美丽落泪或者起舞。

或者另一种解释,你自己坚信和保持的真实和骄傲被现实的残酷打破,然后你陷入了痛苦怀疑和自我否定。

或是他刚从黑暗走入光明,因为过多的光芒而目眩。

“从黑暗到光明”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那样,从无知到初步理解,新奇的感动和困惑。

他会认为其中一个人的情况与心境是快乐的,并对另一个人产生怜悯。

或是,他可能想嘲笑从幽冥走进光明的灵魂,但这总比嘲笑从光明世界回到黑暗洞穴的人更有道理。

嘲笑着刚刚走入新世界仿佛孩子一样的不如自己的人,总比嘲笑因自己梦境般的现实被打破,痛苦但是向着真实更进一步的人要有道理?


用最简洁的语言概括故事情节大概是,查理·高登在接受了提高智商的手术后失去了他熟悉的一切,在他看清了真实的现实,尝试过了曾经渴求的正常人的生活后,他快速增长的智慧同样快速失去,熟悉的一切都失而复得,但他的心态和思想在见识过光明后,却无法再甘于沉入黑暗。

作者用前四篇报告塑造了手术前的查理,他不会读不会写,记不住也学不会哪怕是最简单的揉面团,听不懂别人对他的嘲笑还会和他们一起笑。但他天真无邪像个孩子,拥有着一切世上最美好也最容易被忽视的东西,单纯、善良、亲切、坦诚、努力、坚强、与世无争,他觉得面包店的老板愿意收留他给他工作真是太好了,面包店的朋友们愿意对他笑和他说话真是太好了,他满足于这些小小的感动和他看不清的现实。他不多的智慧都用来死死记住一件事,我要变聪明,这个想法单纯干净得不糅杂一点功利。查理觉得他变聪明了就可以和普通人一样,他能学会怎么烤面包,可以听懂朋友们说的话和他们做同样的事,故乡的父母和妹妹也不会觉得他是个累赘,不会冲他大吼大叫把他送走而是一家人开心地生活在一起。

你的心灵是怎样的,你的眼睛就会看到怎样的世界。查理看到的是柔软而美丽的世界,他记不住昨天是否有人伤害过他,因为他的眼睛看到的永远是心中最美好的未来。

在成人学校的老师的推荐下,他参与了能改变他人生的实验,提高智商,实现他执着得成为心病的愿望。手术后的他不会再在走迷宫上输给那只叫阿尔吉侬的聪明的老鼠,这个实验的第一位小小的实验者。

他变聪明了,得到了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会读会写也能听懂周围人在说什么,但他也明白了他以为的朋友们平时是在嘲笑他拿他找乐子的痛苦现实。并且当查理变聪明了,他们无法再通过戏弄他取乐时,他们就会产生自卑感和焦躁,他们不承认查理变得聪明了,从一个傻子变得和他们一样是一个普通人了,他们只会说查理很奇怪,并且对他感到生气和疏远他。查理得到了一直梦寐以求的聪明,就注定失去像孩子一样天真而又愚昧的快乐,直面那些冷漠和残忍。

查理像块海绵一样快速地吸收着知识和思想,他在对生活中不合理和不正确的地方提出质疑和改进方案。查理整天去泡在大学的图书馆里汲取知识,随着他智商的增长和思想的完善,查理发现了面包店的员工和客人做假账的事。

这样的行为之前查理不懂,就没有责任,但现在的他明白了,如果不说就是同罪,这让他非常地苦恼。面包店的老板收留他给他工作,查理觉得自己有义务说出来;但让老板知道自己信赖的老员工一直在偷店里的钱,如果这个员工被开除那他如何养活自己和家人?

查理思考后决定私下提醒那个员工让他停止这种行为,并拒绝了对方给他分一杯羹的提议,但得来的结果是他被面包店辞退。因为查理的行为影响了面包店里大部分员工的利益,而发生在他身上的变化也让大家都很怕他,所以他们联合起来向面包店的老板施压要求挤走查理。

只要他们可以嘲笑我,在我面前显得聪明,一切都没有问题,但现在我却让他们觉得自己比白痴还不如。我开始了解,我的惊人成长让他们萎缩,也凸显出他们的低能。我背叛了他们,他们也因此痛恨我。

以前,他们都嘲笑我,因为我的无知与无趣看不起我;现在,他们却因为我的知识与了解而痛恨我。为什么?他们假上帝之名,到底要我怎么样?

他得到了智商,得到了自己的想法,但也失去了熟悉的一切,曾经的归宿和友情。

当他开始明白真实的现实不是那种美丽又快乐的幻想时,原来的查理和现在的查理就分裂成了两个人。聪明的查理从愚昧和虚假的温柔中破壳而出,把曾经那个愚蠢但善良的自己像垃圾一样丢弃。

查理开始和实验的研发者尼姆教授产生分歧,他觉得教授没有把他当做一个人来看待,而是把他划归到阿尔吉侬一样的实验动物,能为教授赢得诺贝尔奖和大量资金的成功的实验成果。在参加这个实验的学术交流会时,查理表现出来的智慧甚至超过了大部分教授,矛盾再次加剧。查理无法忍受会场的每个人看着他手术前的视频,为他每一个犯傻的动作哄堂大笑,他从笼子里放出了阿尔吉侬,引起会场的骚动后和小老鼠一起逃跑了。

查理找了一处新的房子和小老鼠享受着来之不易的自由,他迫切地想去见一见自己的家人,但他发现自己的父亲已经认不出来自己。在查理去找母亲和妹妹之前,他发现阿尔吉侬出了问题,曾经聪明的小老鼠变得暴躁,无法再记住迷宫的正确出口。在重新联系了教授研究后他们得出结论,这种情况迟早也会出现在查理身上。

谁是鬼

夏天的夜晚,黑压压的云遮住了月亮,一丝光都透不下来,隐隐有雷声作响,空气像被湿气和闷热凝住了一样沉沉地挂在人身上。

马上就要有一场大雨。

“这种鬼天气你还要出来晃悠我真是服了你了!”绑着马尾的女孩子一边费力地扒开面前半人高的草丛一边大声抱怨。

被抱怨的男孩子心虚一样不做反驳,默默地走到女孩子前面揽下了开路的重任。

“还以为你终于开窍了要走个套路,男女同学夜晚出行不幸迷路,互相扶持着终于看到漂亮的萤火虫/星星/月光下的湖水,患难见真情牵个手送个花表个白。”谁知道你这个人居然说出来是为了找鬼,把我碎掉的少女心糊你一脸!

少女声泪俱下地哭诉再配上生动地肢体表演,马尾气愤地一甩一甩。

但少年还是不说话,只一味地重复着扒开草丛向前走的动作,暑气蒸腾,体力消耗,少年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汗水打湿了他的头发,再沿着短短的鬓角滑下脸颊。

好像一滴眼泪。

气氛莫名地沉重起来,马尾少女安静下来,专心地帮男孩和自己驱赶着飞来飞去的蚊子。

两个人安静地向着前方那栋有点年代的古堡前进,毕竟这么糟糕的天气,不快一点找一处避雨的地方不行啊。

路总是看着很长,真正走起来……会觉得更长。

好像走了一生那么长,终于到了古堡的门口。

远远看去恢宏壮观的建筑现在暴露出所有的破败。爬满外墙的藤蔓已经枯死,徒留下灰败的枝条;曾经爬满窗台的蔷薇花也已不见踪影,残破的玻璃窗无声地诉说着凄凉,连精细地雕刻了花卉的大门都缺了一边。

“哇累死了累死了,我再也走不动了!”女孩不顾形象地坐倒在地。

少年没有一点迟疑,像是被什么呼唤着一样,笔直地向着大门内那黑暗深处走去。

“喂你倒是等等我啊你这人!”少女爬起身追了上去。

故事总是开始于一个相遇或是意外,往往结束在一场恋爱或是分离。
没有甜蜜就太过于痛苦,没有苦涩就太过于无趣。
天各一方总是不如破镜重圆,举案齐眉总是不如化蝶双飞。
你也是,我也是。
啊人类总是这么难以满足。

女孩和男孩是同学,凭着勇气和不可细说的心情,趁着夜色脱离了露营的大部队后,不幸迷路了。
他们哭了后冷静下来,努力地打着小手电找着回去的路,他们路过了草丛里飞舞的萤火虫,体力不支倒下时看到了满天星光,手拉手继续前行时感叹过月光下的湖水。

这条路好像有永远那么长,天好像永远不会亮。

被父母拆散的苦情恋人趁夜私奔的戏台还没搭起来,迷路和死亡先横插一脚狠狠地打了这对小恋人一人一耳光。

女孩被树根绊倒滑下山坡撞到了头。
男孩哭着用衣角去擦女孩脸上的血,擦不完,怎么都擦不完。
温热的,代表着生命与活力的血液正快速地从女孩的伤口里涌出来。

她要死了。

夜风太冷,眼角滑下的眼泪是冷的,手中感觉到的身体是冷的,连那些凝结在手中的褐色血渍都是冷的。

不要,不要死啊,不要留下我一个人。男孩像濒死的小兽一样发出哀嚎,然后坠入了让人安心的黑暗。

“怎么样了?”
“我再努力试试,我能感觉到,他在回应我了!”
“真是,辛苦你这孩子了,每天都……”

是谁,谁在说话?
男孩子一个人在古堡里转来转去,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
少年静静地环视着空荡荡的古堡内部,我只要呆在这里就好了。
女孩子站在门外叹了口气,你真是个大白痴大笨蛋胆小鬼,马尾气愤地一甩一甩,。
为什么不肯听我的声音?为什么把自己一个人关在这里?
你不要再内疚了,不要再痛苦了,因为
“我没死啊,你个笨蛋!”

少女抓着病床上伸出的一只细瘦的手,因哭泣而走调的声音依旧抱怨不停。
三年级的小鬼看到血就慌了神,哪里顾得上摸心跳脉搏,就拼尽全力嚎的那一嗓子管了大用,两个人马上就被找到了。但是撞个头怎么可能会死人啊,那土坡那么矮,就是灌木划得比较恐怖而已。
“所以,快醒过来吧,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是我们俩的错啊呜呜呜……”

乌龙事件就是这个意思吧?
觉得自己自作主张结果害死了自己心爱的少女,然后就陷入了自责和愧疚拒绝醒来的少年。
苦苦守候并呼唤着恋人,每日以泪洗面但坚强勇敢永不放弃的少女。

故事还会有第三种结局,永无止境地等候。
但这样的感情和故事不也很棒吗?
你说,谁是鬼呢?

今夜我们都是受害者


我推开房门,恰好一道闪电划开黑暗,短暂地映亮了室内的景色,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墙角那里,是不是蹲了个人啊?
我感觉后背上极快地滚过一个冷颤,鸡皮疙瘩密密地爬过手臂,身体已经意识到了危险,而我脑子里还在放空地想着,这么像三流悬疑小说的场景,我是不是该配合着尖叫几声渲染一下气氛呢?

这念头在脑子里转了几圈,等身体的反应冷静下来了,我凭着白天的记忆摸上了门口的电灯开关,想了想按了柔和一点的床头灯。
啪嗒一声暖橙色的光扑在地上,映亮了墙角的身影,这么漂亮的金色头发整艘船上都找不出第二个了。娃娃一样的女孩子正缩成一团挤在墙角,手里还紧紧抓着厚厚的窗帘。

这是什么情况?怕打雷?和监护人吵架了?为什么挑我的房间?还有这小鬼怎么进来的?
压下一肚子疑问,我放轻声音询问:“小妹妹,外面雷声太响了我很害怕,可以过去找你吗?”
……明明是我的房间还要这么低声下气,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真是给面子,她小心翼翼地抬头看我,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两下,这长睫毛看得我心里一颤一颤的,然后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得到允许后我放轻了步子,慢慢地走到她对面盘腿坐下,然后左翻翻右翻翻,最后从口袋里掏出来几颗糖。在可爱的萝莉的注视下,我剥开糖纸把糖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看着原本忽闪的大眼睛变得更加水汪汪了,嘴巴嘟起来好像还带了点委屈,我恍然大悟,补了一句,“草莓味儿的。”

嚯,谁说我欺负小孩儿?我这还没来得及欺负呢,这小鬼就老实不客气地伸手把我手里剩下的糖抢走了,然后一边吃着我的糖一边特别鄙视地把下巴抬高,从上往下地看着我说:“这么大的人害怕打雷,羞不羞?我都不怕。”
我现在拎着后脖领子把这个小鬼丢出去还来得及吗?

“丽塔!你在哪儿?听到的话回我一声!”监护人焦急的声音顺着走廊传来。
突然衣服一紧,我顺着力道低头,萝莉拽着我的衣角正眨着蓝眼睛kirakira地卖萌。我笑得一脸奸诈,呵能治你的人来了你就怂了,哼给我糖也没用,说起来那还是我的糖!

经过短暂地讨价还价达成共识后,我一手抱着安静吃糖的萝莉,扬起另一只手冲着门口一脸慌张的监护人打了个招呼
“哟,你家小红帽在这里。”
“啊真是多谢……”男神原本感激的神情在看到我的瞬间变成了鄙夷,“丽塔,快过来。”
……这次真的不是我诱(拐你家萝莉!真的!男神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金发碧眼的丽塔萝莉就这么从我怀里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精致的公主裙,嘤嘤嘤着就扎进了男神的怀抱。
小白眼狼!

“我真的什么都没干!我每天10点准时上床睡觉,我回来就发现她蹲在我屋子的墙角!”推开门就发现墙角蹲了个人被吓个半死,现在还被怀疑是诱(拐(犯,我才是真的要嘤嘤嘤了啊!
对于我的辩解,男神抱起还在嘤嘤嘤的萝莉轻轻拍哄着,“锁上的房门小孩子没有房卡怎么进去?”
哦说不定她遇见了道士传授给她穿墙术?“这一点我也不明白……”
“果然还是你……”男神不想听我辩解并想冲上来怼我。
“噫!不要打脸!”
“等一等科林哥哥,是我开的门,”萝莉的声音在此时我听来仿佛天籁,“这扇门没锁,我就进去了。”

“我很抱歉,是我主观臆断了,”男神认真地向我表示歉意,“再次感谢您照顾了丽塔,这位?”
“玛丽,是个好听的名字吧?”我笑得十二分的真诚,看我和男神同框了,这是糖啊!